现实 · 2021年7月10日 0

总感觉自己又想逃走了

家里的马桶盖坏了,想换个智能马桶盖,和父母争论了半天,他们都表示了深深地不理解,遂放弃。这到底不是属于我的房子,所以我也不想做过多的努力,他们自己高兴,怎么装都行。其实父母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要搬出去,这种强烈的想要拥有可以自己做主的房子的念头就会越是强烈。

周四周五又去了地铁公司出外勤,说实话我是极其不乐意的,这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工作,除了似乎比在公司稍微自由一些,什么都不方便。喝水要不自己带,要不就跑出去老远,在那边唯一一家便利店买水喝。尽管离我家不算远,但是也没个好桌子能办公。资料一堆,基本满地都是,这次总算中午给了饭票,然而……唉,待会儿细说吧,中午在公司还能午睡一下,在这里,只要趴一会儿就有人来找,说说比上班早一会儿,但是几乎没午休时间,烦得很,我周五下午真的是累的直接趴着睡着了。

而且又是和那个傻得不行,我都不想和这个人说话的小Y搭班,出了一系列事情让我简直对这个人无语到了极限。周二晚上领班通知周三去萧山那边开会培训并强调了不要迟到。结果这位Y大大迟到半小时不说。10点多领导开会说要搞一个随堂小考,她直接溜出去了,也不回领班信息。一直到考试结束,她才慢悠悠回了句说自己出去喝水上厕所了然后问是不是吃饭了。把我们所有人都无语到了,简直就是要把“我不想考试”这几个字绣在了脑门上。周三她这样的表现让我对周四和她一起搭班出外勤感到十分担心,果不其然就开始疯狂出事。周四上午倒算是相安无事,到了接近中午地铁的负责人问我们知不知道食堂在哪儿,给了我们饭票她有事要先离开,若是不认识她就找人带我们去。这位Y同志立马就说我去过我知道,结局就是她领着我们在ABC几幢大楼之间坐电梯上去下来如此重复迷失在大楼里。最后还是路上拦截了一个路人员工带着我们去的食堂,我简直是不想说话了。到了食堂,一张饭票是价值15块钱的,因为食堂是地铁公司内部承包的所以菜都挺便宜,素菜2块-3块,荤菜也基本就是四块五块。这位大神,胃口小口气倒是不小,把菜都拿了个遍,我扫了一眼好像是拿了五个菜结果吃完饭愣是一个菜都没吃完,浪费得我都心疼。下午开始出事,小L因为公司开会必须赶过去,这就导致了下午收来的资料没地方放,我们也不可能放在这个临时的咖啡厅里。我自然是不可能绕路去公司一趟的,但是我也从来不指望这个距离公司只有5分钟路程的人会去绕一圈,果不其然她也不乐意去。不过说实话,如果换成小S在,我是很乐意去一趟的,但是这个Y……呵呵。

周五上午也有个人陪着我们一起收但是中午也回去了,我预感说好的小L下午来她也不会来。不过虽然我猜中了小L也懒得过来,好歹她派了个小弟过来帮忙把资料运回去了,真是谢天谢地(白眼)不然我不知道还要被这个人搞成什么样子。我是真的蛮喜欢这份工作的,但是这个让我们所有人都无语的人是我直接的搭档我真的有点受不了。最大的问题是,尽管她做了这么多出格且惹麻烦的事情,领导也并没有说过她什么,显然不会对她这个没脑子的人造成什么实质的影响,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被搭档逼得想要换工作。我本以为我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但是我发现我格局还是小了,我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想干什么。她似乎不想正经干活,因为我们这份工作本身没活儿的时候是真的很轻松的。就觉得她就想坐在办公室里吃吃喝喝啥都不做,甚至能理直气壮地说,我和她的活儿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平分着干,她觉得我就活该多做。

说起来周五还遇到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在地铁公司收资料,那边给我们的有这么一条规定,说的是单张500块钱以上的医疗发票需要提供医院开具的病历证明,我们也一直是这么做的,在遇到某些不理解的客人过来的时候我们通常就以:最后打款是你们地铁公司自己的财务部进行的审核,你不交也可以,反正我们这边并不做最后审核敲定,过不过也都是看你们自己公司怎么说。一般这么说了,他们都会老老实实给补上。昨天恰好就遇到这么一个女的,就叫她A吧,A说她来办理报销,但并不是给自己办,是个一个叫B的领导办理。我也不是地铁公司的员工无所谓,反正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粗略整理过后我指出有两张超出500的发票需要出具病历,A就说都是去年的发票了,哪还找得到病历。我说那没办法,这就是你们地铁公司给我们的规定,我们是按照规定办事而已。结果我刚说完这句话,这女的突然就凶了我一句:这我当然知道,这制度还是我写的呢。我就暗讽了一句:既然是你制定的规矩你自己都不遵守?估计是没想到会被我呛一句,A女立马不说话转头去给谁打了电话,其他的我还没听清楚只听她问了电话那头一句:还有这么个规定的吗?后来打完电话估计是自知理亏,说回去把资料补齐了再来,我说好的。下午我们准备收工的时候,一直负责我们这边外勤工作的负责人走了过来开始吐槽这事儿。原本医疗补贴这事儿是人事部的活儿,也就是那个来的A女,负责人属于财务部,财务部一般不管这事儿就管最后审核完了盖章发钱。结果人事部搞出来这事儿之后非要财务部插一脚做审核,制度也是人事部做的,财务部只好把人事部的要求说给我们听,让我们做初审。正说着这事儿,A女打电话来给了负责人,我只听到几句什么暂时别麻烦B总我们先手头上做完,要病历这事儿是你们做的制度啊之类的。挂了电话后负责人就说要病历这事儿是A女她们做的规定,现在为了B领导就问能不能不要病历。我简直被这操作乐得不行不行的,每个人都想着做制度的制定者,却又一个一个想要做不需要遵守制度的特权者。想了想觉得这事儿啊,真不应该我们这些外包来做,毕竟我们外包可不认什么领导,该怎么办事就得怎么办事。要是他们自己的内部员工说不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