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 2021年6月6日 0

想想我被我爸影响得挺多的

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想了想这句话对,但也不全对。很多人都觉得孩子会在父母身上模仿他们的痕迹,但我觉 得很多时候孩子会思考在父母身上学习到什么,而并不是单纯地模仿。就比如我吧,我是一个和我爸完全不像的人,我甚至一度怀疑是因为我爸做了什么所以我才会拒绝做什么。

我爸是一个颇有点我命由我不由天味道的人,但是这种事儿不好说,因为你光有气势没有实力,这句话无非是自嘲罢了,说什么鲤鱼跃龙门,不过是给自己一个不善罢甘休的梦想罢了。我记得从我开始记事的时候,那时候我才七八岁吧,我爸开始买彩票,妄想着能一夜中个500W,中彩票这种梦想相信大家都有过,只不过现在大家都已经属于玩票性质,没事儿买个几张娱乐娱乐。我爸那时候可是真心实意觉得这东西能发财的,一口气买个几百块钱不眨眼。那时候不像现在,你拿个500块钱去超市买几包零食就哗哗哗没了,那时候几百块钱也许是我们一个月的花销,我当时不懂,只觉得我爸傻,几百块钱彩票买下来中的奖最大不超过20块,但是也不会多评论他什么。后来我长大些了,大约是初中的时候我爸开始玩儿股票,那时候号称什么牛市熊市,只要是个人点点手指就能在证券所赚钱。我那时候不知是否是被我爸的行为刺激到了,我信奉的是拿在自己手里的钱才是真的钱。我爸那时候嘲笑我,整天说我妹妹一天就能在股市里挣到400多块钱,赚点钱就抛掉简单得很。我不置可否,但心里也觉得他们蠢,我对我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动手的。果不其然后面我爸的股票被套牢了,虽然有他自己贪心的成分在,但我觉得这不过就是一轮因果循环,因为这不过就是他买彩票的一次轮回罢了。再后来,我爸疯了,他似乎总是对自己这般自信。自信是好事,我不否认,但是自信的前提是不连累他们,若是你的自信是要以他人为代价,那么我觉得这种自信简直就是可笑。那一年我已经参加工作了,我爸突然提出安徽有个什么投资项目,投进去20W明年一年后连本带利可以拿回100W,他还怂恿我堂哥一起搞这“事业”,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我也觉得。只不过这一次我没有阻止,因为从小到大我看着他做出的决定,他不会听我的,我也懒得管他,随他去吧。

父亲在家中总是偏强势一点,他不会给你施展你意见的机会,当然我母亲也是。我记得我和母亲一起出门去买双旅游鞋,我看中了A她看中了B,即使AB价格差不多款式差不多,只有颜色差别,我母亲也依然会让我做出选择后选择她的选择。我知道,这不过就是表面民主罢了,所以我很少在家庭中发表自己的言论,我知道,我只是住在这个家里,但我完全没有任何权决定这个家的所有选择。父母亲的强势虽然没有造成我性格的懦弱,但是却让我走上了另一条不归路,我变得不会再与他们交心,不会再参与家中任何重要话题,一切随他们高兴便是,我的意见?我没有意见。这种回避性的性格逐渐发展到我的全身以至于深入骨髓,所以我即便在选择工作的道路上我也会自主地去选择那些看似无关紧要、不需要发表重要意见的位置。我习惯性在职场上做一个透明人,工资不高又如何,至少我不引人注目。即使是开会,团建,在各种活动中我都会以“听大家意见就好”作为自己的态度,我相信自己能够掌控这个节奏,如果掌控不了便借机推了说自己有事。

爸爸最终还是去了安徽,做了那个狗屁投资,想都不用想,一年之后血本无归的回来了。那一年,他了无音讯,就像是——死了一般。家里只有我和我妈,我妈那时候身体还不错,经常叮嘱我的一句话便是下班了关好门窗。后来他回来了,他带着一身债务回来了。我当初只知道他去安徽投资,等到他回来的几天后我妈终于忍受不了爆发了,他和她大吵了一架,我这才知道,当时因为投资的门槛是20W,可是我家根本拿不出20W,我爸抽走了我家所有的积蓄不说,从外婆那里拿了几万,又问他的大哥(我大爸爸)借了几万这才去的安徽。现如今血本无归的结果就是,我们家现在分文没有不说,还背上了十几万的债务。我妈大哭大喊着说,你拿走家里的钱我不在乎,那本来是给女儿准备的嫁妆钱大不了再攒就是了,可是你问我妈拿的钱,我妈都是八十几了,说难听点,那是她的棺材本儿!!!你还问大哥借钱,你是准备死在外面之后什么都不留给我把夫妻共同债务扔给我吗!我嫁给你几十年,从没享过清福也就算了,你看看你这几年糟蹋的钱,你有没有想过我,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女儿啊!?

我静静地看着,内心居然毫无波动,我不屑于我的父亲,也同情我的母亲,但我对他们无法施舍我的怜悯。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从头到尾都只是看着,只是看着。爸爸经过了安徽这么一趟终于像是认命了一般,找了个本地的工作一个月三五千块钱这么平静地开始了新生活。他曾告诉过我,那一次安徽之旅他也想着趁着退休之前赚一笔给我做嫁妆。我觉得很可笑,甚至差点冷笑出声,我平和地对他讲,投资这种事本就是资金充裕的人才会去做的东西,成功了自然高风险高回报,但那个前提是他们·输·得·起。我们家就这么点钱,你有想过一旦输了就再起不能的后果吗?你有那个能力独自承担这个后果吗?你没有,你甚至都没有考虑过后果。我爸原本以为他和我说了他的目的,我会感激,甚至会解除对他的误会,但没想到,我是近乎无情的,冷酷地面对他。

再后来,我妈退了休,加上我爸这几年努力工作,家里终于算是安静了一段日子。退休后我妈在家闲着无聊爱上了旅游,和她姐姐常常抱团出去玩儿。我爸一度不认可,他觉得女子就该在家顾着家里,而不该出去乱跑,但他没想到我很支持我的母亲。不为别的,我只觉得妈妈前些年太辛苦了,这几年还完了那十几万的债,出去玩儿玩儿无伤大雅,若是以前我还小那也就算是有顾虑,现在我即便不会做饭,家里人不在家点个外卖也就好了。似乎是因为有了我,妈妈也有了些底气,最后她和爸爸做出了个折中的法子,可以出去旅游,但最长不超过4天,一周在家至少2天。不过那时候我妈大约已经是东南亚都逛遍了。也是那个时侯我妈告诉我:我这几年趁着腿脚利索赶紧出去走走,等你有了孩子或者我再老店走不动了,便是没有机会了。我笑了笑,说:你想去便去,家里有我。常听父母说孩子翅膀硬了,我想了想,大抵就是这种感觉吧。

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前些日子我爸得病了,喉癌+恶性肿瘤,果不其然我妈说的“没机会再出去”的日子来得这般快。我突然无比庆幸自己为母亲之前的选择做出了支持的态度,至少她玩过了,她不留遗憾。做手术前几天我妈告诉我,手术需要20W,我说家里有吗?我还担心着前几年的债务,我妈说有是有,但是放银行存了5年定期,现在拿出来会亏些利息。她向她的姐妹们借了点钱凑着先把手术做了,定期5年也快到了,到时候拿出来再还给人家。我妈对我说;这是家里最后的20W,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安慰她,钱没了可以再赚,这个不着急。我难过吗?难过,父亲的命肯定是第一重要的,但是我的冷血似乎超出了我的预计。20W没了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的是,原本可以拿来买房问父母借的钱估计也没了。我想,这辈子也许都买不了自己的房了吧,杭州这房价,我们这卑微小老百姓,谁买得起啊。

都说双鱼座极度浪漫,是一个随时随地活在自己世界中的人。我确实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我对于浪漫的定义恐怕又与大部分人的理解不同。尽管我确实会想浪漫,在某些日子追求一些无聊的仪式感,但正因为我极度现实我才会分得清浪漫的本质。因为现实所以才会浪漫,果然是极矛盾的星座吧。在我的理解中,浪漫是基于对现实的不满才会造成的,因为在现实中无法做到这一点,所以会依靠虚无缥缈的浪漫去安放自己心中的不满。也许是从小看着爸爸是这样的人,连着我的择偶观都逐渐改变了,我讨厌幼稚且不自知的人,讨厌盲目自信却又无法自己独立支起自己自信的人,想了想就算在乙女游戏里我也是非常不喜欢年下一栏的人,这估计都是因为看到了父亲这般行为的影响吧。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不是不自信,只是因为长年累月选择了独善其身所以在发生事情的时候本能地选择了抽离,以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事情的发展。我渴望与人发展出联系,却又害怕自己获得伤害而本能地保持了距离,在我的概念里似乎单纯的柏拉图单恋更适合我,我不适合组成家庭。我喜欢优雅谦卑,进退有度的人,这可能也是最近一直迷恋毛毛老师的原因吧XD那档综艺节目是真的让我觉得很无聊,但因为有毛毛老师在,所以硬着头皮看了下去。他本人真的是那种很温暖柔软的人,想了想明明是很适合做居家恋爱的好老公结果快40了都还没结婚是因为工作性质问题吗?毛毛老师快点结婚找到自己的幸福吧><要是我将来的对象也像毛毛老师那般就好了=q=那种谦和,温柔的态度,我多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像毛毛老师这般温柔的人呀,要是能做到就好了……要是自己不这么冷血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