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 2021年5月23日 0

似乎所有的人都在迷茫

周五的时候约了G姐和小C一起出来吃饭,本来还打算AA的,结果G姐这次又急着买单了,让我和C都很尴尬啦,下次一定要请她吃饭!(握拳)当时询问吃什么的时候,C的回答是想吃杭帮菜,我个人其实也比较喜欢这个选择,但是G姐想边吃边聊于是她做决定吃火锅。因为G姐年纪比我俩都大所以我们俩还是尊重她的选择。选好的来福士广场那边有两家火锅店,搞来搞去选了寿喜锅,其实吃什么倒不是问题,主要是寿喜烧这家店是自助火锅,然后蛋疼的是它家:限时。从点菜开始,有70分钟时间,也就是说这70分钟内你可以随便加菜,然后从上菜开始你可以吃90分钟,对,一家饭店是计时的真是让我们吃得极度不自由,所以我们仨最后一致决定下次不会再来这家店了囧

和G和C也算是好久不见,我和C倒是偶有联系,G姐完全是因为前段时间我们之前那家第三方终于把拖欠我们的社保给交了那几天熟稔了一段时间,就算不是如此我和G姐那个时侯关系也是极好的,说实话真的有点想她。吃的时候自然是说了些大家的近况,我也说了我爸的情况,C说他最近也查出有甲状腺结节,我让他注意点。也许是因为和他们相处我没有压力也没有利益冲突一瞬间止不住有点想哭。我说,得知爸爸得了这个病的那段时间虽然勉强支撑着,甚至在现在新的单位里也基本没告知同事,但是自己心里背着的大石头真的只有自己知道。我下班路上坐公交车有一条必经之路,路上有一座桥,好几次我痴痴地盯着那座桥看,说好有想要跳下去的冲动。死并不能解决问题,我的理智很清楚的告诉我,但是死却是能最快摆脱掉心理负担的解决办法。G姐忙拍了拍我的脑袋说,瞎说什么呢。我苦笑着说是啊,最难熬的日子的时候确实是这样想的呢,但现在熬过来了,自然也就是好多了。后来也说了我爸着急我结婚,我说我似乎已经是那种“没有世俗的欲望”了,G姐就说我还年轻着急什么。我说并不是着急的问题,如果是(爸爸没得病的)以前,我确实并不需要顾忌太多,但是现在我爸无时不刻需要人照顾,我妈身体也不好,我要顾及要背负的东西有太多太多。比如,我觉得结婚必须要找本地的,必须是个善良的人,必须要会开车,必须杭州有房子之类之类的,我不再是那种“只为了纯粹的爱”而去思考下半生幸福了。这种掺杂着计算的婚姻与爱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而我又不是一个值得付出值得别人去爱的人,所以我觉得也许一辈子就这样就好了,我只要顾好自己的父母便是最好的了。

提起结婚,G姐倒是说了件我很意外的事情,那就是Z居然结婚了,找了个部队里的人,算军婚吧。具体的事情倒是没提,只说只领了证但是没办酒席,一方面Z也算是二婚了一方面好像说男方也是一穷二白没钱搞,不过Z的那个精神状态,我其实还是蛮担心的,要是遇上个家暴男,唉……既然说到了结婚,于是我们就又谈起了之前一直是我们话题中心的J,J这人吧家里有钱,男孩子长得也还不错,G姐说条件这么好怎么就看到他34岁了还没结婚,和Z都是同龄人。我便调笑说,之前不就听说J的妈妈是那种电视剧里典型的恶婆婆,说是找姑娘非得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还不算,过了家门还非得要生儿子的。G姐摆摆手说,生男生女看的是男人又不是女人。我说所以才找难找呀23333不过J这人虽然本身条件不错,就是矮了点,比我还矮吧(一米六左右?)虽说我个人还是挺喜欢J的,但是想想他确实不是那种适合居家做老公的人选。一个,他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天性爱玩儿,都说男人至死都是少年,他简直就算是典型人物了╮( ̄▽ ̄”)╭ 我和他关系算挺好的,每天的交流无非就是我今天拼了个什么模型明天分享一下买了个什么手办,反正就没个正经事儿。C是J的直属下属,每天也说J天天就吃麦当劳,不过这个是个人意愿了,也不好多说什么。就给人一种做事儿就不靠谱的感觉吧,加上他妈妈铁定是那种很难相处的人┓( ´∀` )┏所以真的挺难找的吧,这种人。他当你朋友是一比一的铁杆好友,但是当结婚对象还是免了吧23333

正聊得高兴呢,店员要把我们赶出去了,大致意思就是我们时间到了。诶,真的是寿喜烧给了我们不太好的感觉,下次换家店再聚吧~(<ゝω・)绮罗星☆